<li id="t41am"><cite id="t41am"><dd id="t41am"></dd></cite></li>

  • <wbr id="t41am"><pre id="t41am"><button id="t41am"></button></pre></wbr>

        1.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健康報】2019-03-07
          一家搬遷醫院的“重生”

          發布時間:2019-03-08 瀏覽次數:
          字號: + - 14

          健康報.jpg


                開出租車25年的王師傅怎么也不愿意承認,他把記者拉錯地方了?!疤靿t院明明就在天壇公園旁邊,怎么跑到花鄉了?!北M管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搬家的消息已經鋪天蓋地,但對老北京人王師傅而言,還是有點猝不及防。在永定門內大街,王師傅一邊掉頭,一邊用語音“告訴”導航,目的地:“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19號”。這是天壇醫院現在唯一的地址。1月30日,北京天壇醫院新院區宣布全面運行?!疤靿t院實現整體搬遷” 更是被寫入了2018年北京政府工作報告。

            很多天壇人至今仍記得,去年9月30日下午,老院區門診大廳的大屏幕上“再見,老天壇;你好,新天壇”的字幕讓不少患者在大廳駐足,有不少工作人員與即將停診的大廳合影留念。當天17時許,在門診大廳,該院黨委書記路明宣布:“北京天壇醫院老院區門診停診。再見!”伴隨著這一話音,門診大廳內的LED屏同時熄滅。沒有悲傷、沒有淚水,現場100余名天壇人用掌聲向老院區告別。

            走進“新天壇”,A區和B區之間有一條長達192米的鋼結構空中連廊,上面紅底白字的巨幅標語格外顯眼:“新時代,新天壇,新征程”。

                “把A區所有科室轉一圈,要走一萬多步”

                大,幾乎是所有人談及“新天壇”的第一個詞。

            “終于不用跟患者擠廁所了,以前每個病區就一個廁所,醫生、護士、病人、病人家屬一起用,5平方米都不到?!贬t生專屬廁所,讓在天壇醫院工作了22年的賈旺感受了一把小幸福。更讓這位神經外科醫生興奮的是升級換代的手術室?!耙郧笆中g間的條件比較艱苦,只有25間。到了新院后,神外可用的達到46間。同時,還有雜交手術室,能夠進行術中核磁?!?/p>

            門診部主任張悅1984年從學校畢業后,就在天壇醫院工作,至今已30多年。搬家后,張悅最有感觸的就是“門診環境”。她指著電腦上一張老天壇醫院門診大廳的照片說,“當時正在下雨,保衛處的工作人員提前打開了門診掛號大廳的大門。也就凌晨4時吧,要是再晚點,那個大爺背的被子估計就要淋濕了?!闭掌?,花被子用麻繩打包成了半米多高的包裹,將一位戴帽子的大爺壓彎了腰。鋪蓋卷是準備夜間露宿排隊掛號的。張悅說,來到“新天壇”,患者再也不用那樣辛苦,“現在光門診候診區就有1000多組椅子”。

            “開診前,我曾經統計,如果要。把A區所有的部門科室走一圈,要走1萬多步?!?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338.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張悅說,現在都不敢開微信的步數了。要知道,新天壇醫院是老院區面積的近4倍。醫院按功能區劃分為A、B、C三個區域,其中A區為主醫療區,B區為醫療保健和科研教學區,C區為教學宿舍區,包括門診樓、病房樓、醫學中心樓等10座建筑。

            新天壇醫院總建筑面積35萬平方米、設置床位1650張。如此體量,意味著搬家肯定不會容易?!皬娜ツ?月16日就開始做各種預案,模擬多種‘戰時’狀況,直到10月,大大小小幾百場。那時候,每個周末都大規模演習:突然有人暈倒了,看整個搶救能不能跟上;很多醫學生、護士當模擬病人,看病房夜里是否真的安全……”對于那段“心驚肉跳”的時光,該院常務副院長王擁軍仍歷歷在目。很多毛病也正是在一次次的“肉身實驗”中被挑了出來,比如洗澡水不熱、有的病房燈光太刺眼、南樓噪音大等。

            “我們把演練期間需要糾正的細節一一記錄了下來,物業部門整理出來幾萬項,厚厚一大本?!?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說,搬家預案前前后后做了十幾個版本,老院怎么關、新院怎么開、病人怎么告知,都在里面。后來這本“天壇搬家預案”被一些醫療機構借鑒。

            王擁軍不斷強調,過去天壇醫院要求建立“大???、小綜合”的醫院,而今天壇醫院要建立“強???、大綜合”的醫院,要滿足教學醫院所有的教學要求,健全的科室設置必不可少?,F在,天壇醫院有59個臨床和一級科室,這個數字說明,所有科室都具備了?!岸@在老院區,受到空間限制,是很難做到的?!?/p>

            患者的動態曲線也呼應了這一點。王擁軍說,患者對多發病、常見病科室需求量大,是試開診以來比較突出的趨勢。醫院去年10月6日試開診到今年1月25日,內外婦兒等學科門診量占全院總門診量的68.75%,比2017年同期增長31.77%,滿意度很高。這與新天壇醫院——“北京城南區域醫療服務中心”的定位不謀而合。

            除了“南城人”對天壇的歡迎,老院區周邊的患者同樣沒有放棄它。醫院搬遷前對隨機抽取的1000名患者逐一回訪,了解患者在醫院搬遷前后就醫需求等。結果顯示,絕大多數患者有意愿繼續前往天壇醫院新院區就診,為此醫院專門制定了方便患者就醫的舉措,其中包括為前往新院區就診的老患者做好預約服務,有針對性地對這部分患者進行健康宣教,以及在老院區保留一段時間門診咨詢臺和擺渡車等。

            從全院層面看,新院區去年10月6日試開診到今年1月25日,門診累計接待患者54萬人次,急診接待患者近4.9萬人次,與2017年同期相比,分別增長23.54%和50.79%,門急診合計增長25.39%。其間,出院患者共1.4萬余人次,較2017年同期增加4.6%;完成手術例數7623例,較2017年同期增長7.5%。

            醫院越大,成本越高。王擁軍算了一下,現在醫院的運行成本至少是以前的3倍。因此,怎么精細化管理很關鍵?!拔覀儼凑站频晔降奈飿I管理思路,將物業整體打包給了專業的物業公司,不當管理費用明顯節約,更重要的是方便了。過去出了問題,要分別找水暖、電工、空調工,現在只要找到我們的‘一站式服務’,全部可以解決?!?/p>

            天壇醫院還有一個省錢大工程藏在地下——冰蓄冷設備?!安畈欢鄮浊椒矫?。因為晚上9時后電價便宜,我們就將電存儲為冰,白天再把冰轉化為電,一年能省上百萬元?!币贿吢?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說,一邊仿佛聽到了正噼里啪啦響的醫院精細化管理“小算盤”。

                “不僅僅是物理搬家,而是二次創業”

            “必須知道,天壇醫院搬家不僅僅是物理的搬家,每個人思想上、觀念上要有根本的轉變。醫院的老院士跟我們說,這是天壇醫院的二次創業?!?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說。

            作為新學科,心臟及大血管病中心整合了心內、心外科室資源,以及醫院神經外科這一優勢學科資源,重點發力腦心同治、心衰、房顫、胸痛等領域,按照“腦心同治”的理念,打破學科界限、強化學科協同。

            作為新天壇人,心臟外科主任徐東感慨自己趕上了一個好機遇。去年11月13日,第一臺心臟外科手術的完成?!?名先心病患兒成功手術,標志著心臟及大血管病中心正式開始運行?!?徐東說,未來,中心將圍繞醫院神經學科,開展左心耳封堵預防心源性中風等項目,推廣“腦心同治”理念并做大做強,廣泛開展主動脈夾層、大血管支架植入、血管置換等心外科領域診療項目,從臨床上,能實現心腦共治的一站式服務。

            趙成松既是北京兒童醫院的院長助理、門診部主任,也是北京兒童醫院天壇診療中心主任。雙重身份的背后,是一種資源整合和優化的新模式。據了解,天壇醫院搬遷后,兒科因要承擔起北京城南地區區域醫療中心的職責,于是在北京市的統一規劃下,天壇醫院和北京兒童醫院共同建立了緊密型醫聯體。去年10月新天壇開診后,北京兒童醫院天壇診療中心也正式運行。該中心由北京兒童醫院選派兒科主任,全面負責天壇醫院兒科管理工作,同時增派兒科骨干強化業務指導,加快天壇醫院兒科人才隊伍建設?,F在,北京兒童醫院的醫生已經在天壇醫院出診,“賈立群兒童B超工作室”已經掛牌,兩家醫院兒科基本實現了“規劃通、品牌通、人員通、藥品通、標準通和管理通”。這個診療中心運行以來,得到了南城老百姓的認可。數據顯示,新院區試開診以來,兒科診療人次達2.31萬,比去年同期增長174.88%。

            更讓患兒家長放心的是,天壇醫院和兒童醫院中有了無縫對接的綠色通道,如果遇到重大疑難病癥的患兒,可以跟兒童醫院的專家進行多學科疑難病會診,如果需要預約兒童醫院的專家號,通過分級診療系統優先預約,包括很多檢查、檢驗及治療手段。比如,一個患肺炎的孩子需要做纖支鏡,但天壇醫院型號最小的纖支鏡,都不適應于孩子?,F在,就可直接預約到到兒童醫院做手術,手術結束再回到天壇醫院住院治療,痊愈后出院。門診預約的綠色通道,轉院患者有優先權,避免了從天壇醫院出院,再到兒童醫院的難掛號、難排手術、耽誤病情的局面。

            除了建立新科室,做強弱科室,改建老科室也是一項大工程?!靶箩t院把原有科室改成了更加便于科技創新的結構,包括空間布局。比如醫院的神經科按照疾病、器官來進行科室架構,腫瘤、創傷、血管分設,國外把這種分科方式叫做建立疾病中心?!?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說。事實上,這種嘗試五六年前就開始了,天壇醫院當時建立了腦血管中心。王擁軍是腦血管中心主任,神內、神外、介入等相關科室大家坐在一起,有什么決策一起參與,對病人的幫助是最大的,效率也更高。

          “共有5100個攝像頭,有不少具有人臉識別功能”

            神經外科的王護士長將一位39歲女性患者的腦脊液標本,放進護士站后面的醫院氣動物流傳輸系統,并點擊接收地點。只聽“嗖”的一聲,標本像炮彈一樣從氣道飛速傳走,不到1分鐘就送到了急診檢驗科。大約半小時后,負責這位患者的醫生便從電腦系統內,查到了患者腦脊液的狀況。

            “醫院面積大,全院物流必須靠自動化。醫院氣動物流傳輸系統一共有1700個點。更大的東西,有空中軌道物流小車,能夠傳送40公斤~50公斤的東西,目前全院有300多個點?!?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說,醫院在進行建設的時候,就在信息化方面做了很多安排。比如醫院建立了BIM系統,能夠在計算機上直接查到整棟樓內的供應保障,同時醫院樓宇都有自控系統,新風量、空調量、電量都是自動控制。

            剛開診時,患者最頭疼的不是找不到路,就是找不到科室,還有很多人找不到醫院的門。為此,醫院在門急診大廳醒目位置設置院內導航二維碼,掃碼即可實現院內導航。另外,每個門急診大廳都有導醫人員,還設置了90余臺問路機,隨時提供咨詢和查詢服務。

            在門診大廳,記者遇到了一個人前來就診的小張,當記者提出要幫忙時,被婉言謝絕了。只見他熟練地用微信掃碼將行李放進智能儲物柜,然后打開手機藍牙和“位置”開關,使用微信“搖一搖”的“搖周邊”功能,馬上找到了北京天壇醫院院內智能導航,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要去的科室位置。

            小張走后,記者也試著進了醫院的智能導航系統,發現系統里不僅能顯示三維地圖,還能實現語音導航+文字圖形+路口放大圖,院內的掛號處、各科室、藥房、衛生間等在地圖上一目了然。一旦選擇目的地,系統可以自動規劃最佳路徑,甚至可以細化到建議乘坐電梯、扶梯或者走樓梯。

            對掛號排隊這種“基礎性難題”,醫院推出包括電話、網絡、“京醫通”微信公眾號、自助機具、醫生工作站、出院復診、現場預約及社區雙向轉診預約8種預約方式,患者可根據需要自主選擇。自助掛號機24小時開著,隨時都能掛號。醫院還將1小時分時段預約掛號服務精確到30分鐘,各科室實行“二次報到”,快速分流患者。同時,對于需要輔助檢查的患者,實行“輔助檢查集中預約”,全部可以在診間實現。

            科技的力量體現在醫院的每一個角落。醫院試驗開診第一個月,就抓了3個號販子。更神奇的是,抓號販子的不是警察,而是具有人臉識別功能的攝像頭?!搬t院一共有5100個攝像頭,保證每個空間都在監控下。其中有不少攝像頭具有人臉識別功能?!?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說。

            信息化不僅有助于抓號販子,還能更好地服務患者。在天壇醫院,有6個病房是智慧化病房,每張病床上都有終端能看到病歷、醫囑、治療計劃、健康教育錄像;同時,智能輸液、智能床墊、智能防丟失系統一應俱全?!耙坏┯胁∪穗x開安全區域超時,醫護人員能第一時間知曉?!?/p>

                “要讓醫生的思想轉過來,做強而非做大”

            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這是立足“四個中心”的首都城市戰略定位。投射到醫療機構,尤其是大型醫療機構,科技創新是重中之重。

            “多年來,神經科靠規模型優勢發展,現在要轉變為科技創新中心,做強而非做大?,F在的任務是科技貢獻,而非醫療貢獻,多做手術不是我們的任務。我們要給的是更多科技支撐,而非更多床位,要通過這樣的方法,讓醫生的思想轉變過來,讓醫生知道政府交辦的任務是什么?!痹?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057.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王擁軍看來,醫院轉型為“強???,大綜合”,這種思想在團隊中需要一定時間轉變,有挑戰。

            王擁軍說,在醫藥科技創新領域,發達國家的研究型醫院起到重要作用,中國目前尚沒有,研究型病房就是一種新的嘗試。去年10月,北京確定天壇醫院和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為科研型病房的試點醫院。在新院區,天壇醫院預留了350張研究型床位。今年1月初,醫院試點推進研究型病房,以神經腫瘤、腦血管病、神經感染及免疫性疾病和認知障礙等臨床研究較為成熟的領域為試點???,首批建立4個試點病房。目前,這些研究型病房已啟動近70個試驗項目,包括16個Ⅰ期臨床試驗項目和52個Ⅱ—Ⅲ期臨床試驗項目,這些項目中超過20%來自G20企業(北京生物醫藥跨越發展工程企業)或北京本地的企業。

            以研究型病房為代表,“從論文變成藥”的新藥創制平臺、新醫療技術的研究和轉化平臺的建設正在一步一步探索推進。研究型病房主要從事新藥與器械研發等,并開展相關臨床驗證,研究細胞治療,觀察疾病規律等。和普通病房相比,研究型病房對原始病歷的要求更高,除了醫生護士,還配有專門的臨床研究方法學專家、臨床研究協調員、研究護士等。收治的患者要能滿足研究條件,患者在醫院就診如被發現符合條件,醫院會給出知情同意書咨詢患者意愿。進入研究型病房的患者,付費的途徑是研究付費而并非醫保付費。

            天壇的藍圖還很大:將開展基于多組學的腦血管病防治新策略、腦血管病醫療治療控制和改進、神經系統疾病人工智能、腦重大疾病人群隊列、神經系統疾病大數據等多個領域的研究,進一步破解人腦深處的秘密;建立完善的神經系統疾病??迫瞬排囵B體系,培養高質量、同質化的神經系統疾病??漆t師,構建輻射全國的醫療聯合體,實現非疑難重癥的患者留在當地即可接受標準化治療等。

            醫院的定位正在一級一級向下傳導。賈旺對新天壇醫院神經外科的定位記得很清楚:第一是國家神經系統疾病的研究創新中心,第二是我國疑難精神系統疾病的診療中心,第三是青年神經外科醫生的黃埔軍校。這不僅僅因為他是神經外科黨總支書記,更因為這是他的夢想。

            “搬家后,科里開的第一個會就是青年動員會,參加的人都是45歲以下的年輕人?!?a target="_blank"href="/Html/Doctors/Main/Index_1031192.html" class="keyword_Default ">賈旺仍然記得當時自己說的一句話, “你們不是來這里賺錢的,不要把它當做你的職業。我們是中國人民神經系統疾病的最后一道防線”。

            從賈旺現在的辦公室往東北方向看,是新天壇醫院的教學樓。而在教學樓的地下一層,有賈旺最期待的事。原來,這里正在搭建我國面積最大,約1500平方米的全國神經系統疾病防治的培訓中心。這里有25臺顯微鏡,22臺神經內鏡,專門用于年輕人教學。這是什么概念呢?比如,有的省級醫院,一個神經外科科室基本只有一臺內鏡。這里,將成為中國最好的神經外科培訓中心。

                文/健康報 首席記者 姚常房 記者 李琳 通訊員 盧國強

                (摘自《健康報》2019年3月7日 5版)